为美好而来孔雀城江澜赋在院子里种下四季

发布日期:2020-02-29 09:1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三月,春天已渐渐明朗。柳条的小芽包已渐渐舒展,桃花也绽开了一两朵。红叶李、美人梅开得如火如荼,最爱的是那小野花,粉白的,蓝紫的,紫红的,星星般散落草丛。

  我的老院子,也该收拾收拾,种一些花草了。梦想中有一个庭院,不需要很大,但需有片小草坪,散落着恣意生长的小野花。夏季梧桐舒展、秋来银杏泛黄。蔷薇和紫藤各占一角,搭出一小段绿茵浓密花香四溢的走廊。白天阳光斜斜穿过树梢,夜晚星星调皮地在枝叶间闪烁。这样的庭院终归是个难以企及的梦想吧。每一年种花都兴之所至,只记得怀孕的那一年种得特别多些,许是心里对未来有美好的期许吧。大约有二十来种,金盏菊、勋章菊、三色堇、金鱼草、风信子、茉莉、栀子、向日葵、舞春花、美女樱、腊梅、杭白菊……

  绿植是很好养的,院子里最多的是吊兰,今年家里已有三十来盆。15-20度的温度最是好,吊兰普遍长地比较快。梅雨过后,吊兰更是疯狂。几十盆吊兰一年会长出许多分根,沉甸甸地垂着,会剪下大的几株,分赠给很多朋友、同事种植。看着他们的吊兰成长,会有一种大大的成就感和幸福感。绿萝呢,几乎不用看护,翠绿翠绿的。想起它们的时候浇点水。只是不耐寒,冬天偶尔一个晚上忘记拿进,就全部黑掉。脾气也是够臭的。芦荟呢,通常安安静静,不疯长,但也健壮,被梅雨淹过,被冬雪覆盖过,也无事。微型椰子,也是安静生长着。偶尔有几片叶子叶尖略微焦黑。豆瓣绿,玲珑可爱,隔三四天浇个透水便可。在春天里,斑马叶,隔个大约二十几天的时候,便会冒出一片新叶,而老叶也随之枯黄。一切新陈代替,让人欣喜。

  院子里的杂草也不少,它们吸收的是天然的雨水,自由自在的,年年拔,年年生。草们的生命比任何植物都要旺盛,犄角旮旯里,地缝里,阴暗潮湿之处,他们都长地欢快。到底是金贵的事物难生养。想来,自然界的事物概莫能外。熊猫吃食比较挑剔,生存环境要求又比较高,造成了它的难生养。蟑螂呢,虽然讨厌,但是生命力极其旺盛,据说一个蟑螂一生要产10000个仔。植物界里,杂草总是越除越多,那些名贵的植物培养起来费神费力,最终结果还是寂寂枯萎。对环境挑剔,只能说明生存水平低,被自然界自然淘汰也是理所当然。对于人类来说,又何尝不是这样?

  最值得夸耀的是我家院子的喇叭花了。第一年,从别处拾来浙江农村最常见的蓝色喇叭花种子,花店里买来紫色喇叭花种子,很随意地撒在院子里。谁知道他们年年长得欢快,年年有几百颗种子留下来。蓝紫交汇,煞是壮观。日本花艺大师川濑敏郎写了《四季花传书》,书中川濑家的阳台上,有一大面牵牛花墙。一大幕玻璃墙外,用竹竿整齐编了支柱格,然后将花盆放置在竹格下,任其攀援生长。这样,能从屋内透过玻璃欣赏花,茂密的叶子遮挡住了热辣的阳光。坐在椅子上,或者躺在地板上,欣赏着透过叶片间隙洒在地板上的阳光,真当是惬意之至。

  五月里,牵牛爬藤很是迅速。有时候早上起来,读本书,吃个中饭,藤蔓便缠着绳子绕了一圈,枝头绿绿的,嫩嫩的,谁知道会有那么强健的生命力。到了傍晚再去看,了不得,那个绿豆大的嫩头已经展开,几片带着细白绒毛的叶子在风中扶摇伸展。怕眼睛一眨,藤蔓又会绕上一圈了吧。及至到了六月,牵牛正对着阳光和雨露,扶摇直上,粗壮有力。叶子油碧油碧地发亮,每一片肥壮地有我手掌大。绿叶已爬成一墙,密密遮住了院子里毒辣的阳光。站在绿墙下,感到这旺健的生命力,浑忘念想,只呆对这一墙绿叶。

  有一年的紫色喇叭花尤其好,我垂了一根绳下去,它们急速地攀援,到了九月,在二楼的窗口结成了大大一个花球,到了十一月仍盛开如初,叫人惊叹。想来,也是有三四年没好好种养院子里的花了。家事太忙,工作太满,少了份闲淡的心罢。

  那么,趁着轻风正好,阳光不燥,好好收拾下荒芜的院子和心情,和着这轻松,在孔雀城江澜赋种下四季吧!

  意向楼盘:昌平朝阳海淀通州房山大兴顺义北京周边首开·国风美唐琨御府·玲珑阁